丰盈国际

她便主动出击

2021-03-01 20:24    作者:丰盈国际

 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:武昌水果湖一栋写字楼的走廊,贴满各家培优机构的引导标志 楚天都市报记者 魏铼 摄

  有人辞去在职教师的工作,变身为炙手可热的“培优名师”,最高月入3万元;还有人专门为培优机构散发广告传单,一个月最高挣得7000元……商机遍地的培优市场,让很多人掘到财富。

  火爆的背后,也潜藏着风险。尤其是那些刚入行的年轻创业者,在激烈的竞争中面临未知的挑战。

  他毕业于武汉某高校数学专业。“上学时,就有很多同学做家教。”程博说,从大三开始,他在同学的介绍下,加入一家培优机构,做起兼职老师。让程博感到别扭的是,虽然他当时还是在校大学生,培优机构负责人却要求他对外宣称自己是在职老师。

  程博最终选择顺从。“那时我一心想挣钱,胆子也比较小,只要培优机构按时付给我报酬,其它都好商量。”他说,他周末给初中学生辅导数学和物理,每周6个课时,每月报酬约1000元。从此,他再也没向家里要过生活费。

  大学毕业后,程博应聘到武昌一所中学当数学老师,月工资3000多元。因为经常入不敷出,他经过半年的思想斗争,决定辞去公职,专门做培优师。

  一开始,程博在汉口一家培优机构做全职老师,专门给高中学生补习数学。全职老师要求坐班,每天上午8点30分之前打卡,接着是备课和开会。学生下午放学了,他开始上课,一直要忙到晚上10点30分才能下班。每周他只能在周一到周五之间休息一天,周末无休。

  两年后,程博再次辞职,当起“自由人”。他每周至少要到六家培优机构上课,大多是一对一辅导学生,每次两三个小时。收费按小时计算,每小时200元至300元,他和培优机构五五分成。通常暑假最忙,每周他最多要跑九家培优机构。“我每天不是在培优,就是在去培优的路上。”程博说,辛苦换来的是高收入,他每月最低进账2万元,最多可达3万元。不过,因为工作太忙,他几乎没有私人生活。他也曾谈过几个女朋友,但对方都受不了他密密麻麻的工作安排,很快都以分手告终。

  培优市场的火热,不仅让很多培优机构和培优老师赚得盆满钵满,就连发广告传单也能挣到不少钱。

  今年端午节小长假第一天上午,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中原大厦门庭若市。这里聚集着10余家培优机构,等电梯的家长、学生和老师排成长队。人群中,几名女子穿梭来去,往家长手里塞传单,并尽力搭话索要对方的电话号码。“人越多,我们越高兴!”散发传单的林青兰说,虽然她经常是“热脸贴冷屁股”,但只要坚持,还是能挣到钱。

  林青兰家住青山区红钢城,今年60岁,5年前退休。从那时开始,她一直帮培优机构发广告传单。每到周末,她一早就从家里出发,赶到汉口的培优机构门口发传单,饿了就吃点坚果顶着,一天下来能赚80元左右。

  周一到周五,林青兰也没歇着。这时培优机构没有多少人,她便主动出击,骑着电动车到中小学门口“蹲点”。她早就打听到了不少学校的放学时间,按顺序给家长和学生发传单。

  比如,每周五下午3时30分许,她会先到武昌实验小学,4时30分许到钢城一小,5时30分许到青山一所中学。晚上7时30分许,她会趁孩子们在小区玩耍时,再发一次传单。大半天时间里,她见缝插针发了四批传单,每批40元,总计160元。如果有学生因为收到她发的传单而报名参加培优,她还会获得每单一两百元的奖励。另外,她有时还会帮一些培优机构联系发单人员,并从中赚取介绍费。

  虽然培优机构老师月入过万的情况比较常见,但并不是人人都能笑着挣钱。市场越火爆,意味着竞争越激烈。

  江岸区江大路一培优机构的创办人谢先生坦言,他与另外两名合伙人每天除了要操心教学事宜,还要琢磨怎样才能招到更多学生,压力很大。

  谢先生于2013年大学毕业,学的是物理学专业。上学时,他就在一些培优机构兼职。毕业后,他想留在武汉发展,但没有找到心仪的单位,便进入了培优行业,先后在几家知名培优机构当培优师。他主要辅导初中学生,但课时不多,每月收入四五千元。

  今年初,谢先生和两位同事合伙开了一家培优机构。“我们的规模还很小,也没啥名气,起步很艰难。”谢先生说,为了吸引生源,他们只能降价,并亲自到附近学校门口发广告传单。

  一些偶发事件也对谢先生等人的创业之路造成干扰。今年2月,附近一家培优机构因担心生意被抢走,派人上门打砸恐吓,直到警方介入,事态才得以平息。

  经过谢先生和合伙人的努力,以及家长的口碑传播,他们的招生人数从开始时的20多人,增长到了40多人。但谢先生的收入并没有明显增长,每月5000多元,压力倒是比单纯做培优师时大得多。“主要是招的学生还太少。”谢先生说,培优市场竞争十分激烈,特别是暑假期间,很多大型培优机构会通过降价吸引生源,让他们这种小机构难以招架,“我们要是再降价,就要亏本了。”

  除了程博、谢先生等专门从事培优的老师,也有一些在职教师利用业余时间开培优班或在培优机构兼职。

  30岁的刘甜(化名)是东西湖区某小学老师。为了贴补生活开支,她曾利用周末在一家培训机构做兼职老师。

  在学校,刘甜长期担任班主任。她发现,在小学阶段,学生的成绩往往取决于学习习惯。学习习惯好的学生,成绩至少可以达到班级中上等;而成绩长期垫底的学生,往往有着上课不听课、课后不主动学习消化总结等不良习惯。

  在培优机构兼职期间,刘甜一直想利用自己在学校积累的丰富教学经验,改变孩子们的不良学习习惯,但收效甚微。由于培优机构和大多数培优老师是以创收为目的,往往采取填鸭式教学方式,教学效果远远达不到家长预期。

  认识到这些之后,刘甜常常感到“良心会痛”。加上教育主管部门禁止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和在培优机构兼职,两个月后,刘甜选择离开培优机构,专心在所供职的小学任教。

丰盈国际